给吃了㫪药后妈妈会主动是什么意思

顶科网 245

当然会主动的,㫪药是催情用品,妈妈吃了当然有感觉,就想要做那个事情的意思。

给吃了㫪药后妈妈会主动是什么意思

回到别墅,陆安愿直接瘫在了床上。


陆离哑然失笑,走到浴室去,拿出了自家妹妹卸妆的东西,回到她的面前轻声的说了一句:“闭上眼睛。”


陆安愿乖乖的闭着眼睛,随后陆离开始给她卸妆。


等卸妆完毕,陆安愿脆生生的说道:“谢谢三哥!”


“你啊,今晚上早点休息,明天我带你去公司转转。”


陆安愿睁开眼睛,坐正身子,询问道:“三哥,我记得你旗下有娱乐公司。”


“哟,你居然还知道我有娱乐公司?不得了啊,小安愿,你对哥哥也上心了?”


陆安愿勾了勾唇,笑起来:“三哥,你就别说我了嘛,我想去娱乐公司转转,明天先不去陆氏。”


“可以,“心愿”娱乐公司当初都是你五哥为你开的,专门用你的名字,结果你呢?一走了之,你知不知道我们多担心?爸爸更想着你,你啊~”


陆离叹了口气,揉揉她的脑袋。


“三哥,你别叹气嘛,那不是以前么,再说了,我现在不是有了一双慧眼,看清楚人了么,你别叹气,容易老的,你看看五哥就不敢叹气。”


她的指尖抚着陆离皱着的眉头。


陆离失笑:“你五哥是怕有抬头纹,上镜不好看,不过你五哥知道你去傅霆深的订婚礼上大闹一场,激动的要回来看好戏,刚才我接到他的消息,说最近两天会回来。”


“真的啊?”


“嗯,他还说了,你直接去公司就行,公司里有你一半的股份。”


“谢谢哥!”


陆离看着自己的小妹,眼里都是心疼。


今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其实都看在眼里。


洗手间里发生了什么……都是心照不宣的事,他只是害怕妹妹又陷入了迷局之中。


他推门而出,在楼下才拿了糕点的暖暖穿着兔子鞋鞋啪嗒啪嗒地跑着,喊道:“三舅舅,你要吃小蛋糕吗?”


陆离蹲下来,捏着她小巧的鼻子,陆希暖和安愿小时候实在是太像了。


她可是他们陆家唯一的女儿啊。


怎么能受那么多苦呢?


“暖暖,甜食吃多了,牙会坏的哦~”


“不怕不怕,妈妈说了,四舅舅很厉害的,他可以给我补牙!”


陆希暖说着,用勺子喂了一口给陆离,甜甜的笑道:“三舅舅,甜吗?”


“甜。”


陆希暖尝了一口,眼睛眯在一起了:“我吃着也甜。甜就好,妈妈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我要去安慰妈妈,三舅舅,暖暖走啦。”


说完,她在陆离的脸上留了一个晚安吻,埋头冲进陆安愿的房间。


陆离无奈,忽然,他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三哥,明天上午我就回来,先不要告诉小安愿,我要给他个惊喜,你记得给我来个接风宴啊,至于礼物嘛,就上次的那款法拉利,三哥,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对漂流在外快几年的弟弟那么狠心叭。”


陆离眼皮跳跳,回复了一个字:“滚。”


还真当自己是小妹,有恃无恐了是吧。


他连个白眼都不想翻。


屋内。


陆希暖把陆安愿的头搁在自己的腿上,然后用小勺子喂了一勺又一勺的甜食进她的嘴里。


陆安愿被这炽热的爱都包围了,这小妮子可好久都没那么热情了,今天怎么了?


“暖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告诉妈妈啊?”


“没有呀,妈妈你想多了。”


“是么……”


陆希暖安静了会儿,正好看到陆安愿刷的微博上,有关于双胞胎的消息。


天助我也!


她按捺住小激动,漫不经心地问道:“妈妈,你说世界上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是不是只有双胞胎啊?”


“不是。”


“啊?”


陆希暖心里咯噔了一声。


“还有整容的,有些双胞胎是在妈妈的肚子里生出来长的一模一样,还有的是整容,比如谁谁谁好看,说不定另一个就整容成一样的。”


整容?


陆希暖分析傅思安整容的几率,为零。


所以……他真的有可能是她的哥哥?


“那妈妈,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多个爸爸呢?”


陆安愿心头一颤。


她在暖暖小时候便说了许多善意的谎言,可暖暖越来越大了,反而有些瞒不住了。


“暖暖,妈妈想睡觉了。”


她打了个哈欠,看起来很困的模样。


“妈妈,你不要想逃避问题,这是不对滴!”


“呜呜呜,暖暖,你是不是不爱妈妈了?你都不想让妈妈睡觉了。”


陆安愿侧着身子,埋在陆希暖肉乎乎的肚子上。


陆希暖重重的叹口气:“哎!好啦好啦,妈妈,我去给你拿牙刷,我们洗洗睡。”


她认命的去浴室,搬了个小板凳,然后拿了牙刷,挤了牙膏,又冲出来给陆安愿塞进嘴里。


然而她心里却想着傅思安那边怎么样了。


此刻,傅家。


“爸爸,你在看什么?”


傅思安回来洗漱之后,便坐在书房里,拿着经济学的书看的津津有味,而傅霆深却一直盯着他。


傅霆深对上自家儿子漆黑冷静地双眼,越看越不对劲,不禁问道:“你想不想吃冰淇淋?”


傅思安眉头微皱:“你不是说这是垃圾食品不让我吃吗?”


“其实,你要是想吃也可以。”


“我不吃。”


傅思安冷漠地回答了三个字。


傅霆深看着他老成的小孩睡衣,再次问道:“爸爸今天让亦然叔叔给你买了粉红色的泡泡裙,还有紫色公主裙,你喜欢哪个?”


傅思安眉头锁的更紧,道:“爸爸,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傅霆深所有的话都被堵回去,难道今天只是儿子突发奇想的想和自己闹闹?又或者是他最近精神有些恍惚,产生了错觉?


他上前揉揉他的头,傅思安冷冷道:“不许摸,会长不高。”


反抗的后果就是被好一顿折磨。


“今天你妈……来求你了?”


安月儿会出现在船上,他派在傅思安身边的保镖告诉他,是小少爷允许的。


难道他对安月儿其实没那么讨厌?


傅思安紧锁眉头,想到陆希暖,有可能是她。


“嗯,不过我对她没感情,是她求我的,你不用管我。”


傅霆深微微挑眉,这才是他儿子的本性才对,是他儿子,准没错!


“好了,别看了,早点休息。”


傅霆深把书抽走,关了灯,拉着傅思安出去。


不过刚刚到床上躺下,他就看到一条消息,安月儿发来的。


【霆深哥哥,思安不能没有妈妈,我会找出幕后凶手,看谁在陷害我。明天我会去心愿娱乐公司面女一号的角儿,我会自食其力,让你看到不一样的我!】


傅霆深蹙眉,关机!


心愿娱乐公司,是内陆排行前三的传媒公司,这些年捧红了无数的当红小生,更是给公司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收益。


公司在市中心,拥有独立的一栋楼。


当初陆夏资金不够,但又不愿意和别人独享一栋楼,干脆在陆离那儿求了大半个月让他投资,最后才独霸一栋楼。


陆安愿站在“心愿”的门口,眼睛微眯,走了过去。


“这位小姐请留步,请出示你的进门卡。”


刚到门口,保安就拦住了她。


陆安愿微微挑眉:“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管你是谁,凡是要进去的,都需要出示进门卡。”


陆安愿今天早上走的比较着急,完全忘了还有进门卡了,而且五哥哥也没告诉她需要这玩意儿啊。


她缓了语气,道:“那你可以帮我联系下目前的总经理张祎伦么?”


保安长的很魁梧,脸上写满了不耐烦:“这位小姐,我们张总是你说见就见的吗?每天到这儿找张总的人多了去了,要是每个人都见,我们公司的体系还能存在吗?”


陆安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又觉得人家说的没毛病。


这个时候,旁边还有一个保安也过来了,长的很憨厚,皮肤黝黑黝黑地,但是看到她先是露出礼貌的笑容:“这位小姐,来找张总的人每天都很多,不少的人都想骗我们,有的是为了接近张总。”


陆安愿挑眉,李洋连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想接近张总,是说以前,以前有的人,所以请您见谅,很抱歉。”


陆安愿勾唇,眼前的保安说的话倒是比旁边五大三粗男人说的话好听一些。


“好吧,我也不为难你们了。”


她回去让五哥哥打个电话的事情,为难人家保安也没必要。


她转身刚要走,忽然,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我说这是谁,原来是安愿姐姐啊。”


她的笑容凝固,面无表情地转身,只见安月儿身边跟着一个助理,还有两个像山一样的保镖。


安月儿看见她的脸,恨不得冲上去抓花,不过她要忍耐住。


刚才的一切她可是尽收眼底。


陆安愿是想进去,结果被拦住了,呵……


不是冤家不碰头,真是哪儿都能碰见。


她趾高气昂地说道:“安愿姐姐,你今天是为了《仙玉缘》来的吗?你早说啊,我都有关系的,只要你说一声我就带你进去了,不过……虽然我是主角,但要是安愿姐姐你也想演戏的话,恐怕有些困难呢。”


她装着很为难的样子,无辜道:“这部剧可是心愿娱乐最近的头号ip呢,男主可是娱乐圈第一人,陆夏影帝呢!”


陆安愿冷笑:“安月儿,别装逼了,谁喜欢看你装逼?”


安月儿蹙眉,咬着贝齿,但随即又笑了:“装给谁看?当然是给你看啊。”


她转身,看着刚才拦住陆安愿五大三粗的男人:“王益,我来了。”


只是一句话,王益脸上露出笑容:“安小姐,请进。”


安月儿没有出示任何的东西。


标签: 给吃了㫪药后妈妈会主动

{/if}

上一篇老师的大兔子抖来抖去 老师~的兔子好软水好多的水

下一篇宝贝腿再张大点就能吃到扇贝了是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