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大兔子抖来抖去 老师~的兔子好软水好多的水

顶科网 243

老师的大兔子抖来抖去 老师~的兔子好软水好多的水一般形容老师前面的胸部过大,才抖来抖去,摸起来好软水好多,真的太舒服了。

老师的大兔子抖来抖去 老师~的兔子好软水好多的水

眼看着老师要进去了,李洋忽然说道:“王益,你这样不合规矩,每个人必须要出示自己的门卡才能进去。”


“怎么不合规矩,在这儿我说的话就是规矩!我说谁可以进去谁就可以进,谁不能进谁就不能进!”


王益沉着脸,怒斥着李洋,继续呵斥:“你别忘了我才是保安队的队长,我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可以让你滚开,别忘了现在你自己的身份,还有你的家人!”


说完,王益转身,面对老师又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恭恭敬敬地:“老师,请吧,今天那些导演都已经来了。”


“嗯,算你识相。”


李洋攥紧拳头,眼眶气的发红,眼看着老师要过去,他再次过去挡住她的去路。


“这位老师,很抱歉,我实在不能放进去。”


老师皱眉,顿时呵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王益都没说要把我难在门外,你有什么资格帮我拦在这儿?”


她话音刚落,身后的两个保镖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动手。


然而李洋还是没动。


陆安愿看戏看够了,走向前,戏谑道:“老师不会是想用自己的势力,去针对一个做保安的吧。”


老师斜眼看她,冷笑道:“安愿姐姐说的哪里话。”


“想要进公司每个人都应该有特定的进门卡又或者是有进门函,我不知道老师手中有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们为你特例放行。”


“安愿姐姐,你这就不懂了吧,你看看我的脸,我的脸就是我的通行涵。”


她指着自己的脸,眼中都是讽刺:“哪像安愿姐姐,毕竟是个没名气的女人,也没什么家世,他们拦住你也是应该的。”


旁边的李洋听了都有这气愤,他来心愿娱乐做保镖也有一段时间了,但还是第一次看到脸皮那么厚的人。


虽然上流圈子发生的事他不太明白,但傅霆深的婚礼,可是人人都知道的。


“老师是吧,我记得前两天你在订婚宴上大出风彩,虽然我这个人书读的不多,但是记性还不错。”


老师脸色瞬间变了,怒视李洋:“你说什么?信不信我让人把你开了!”


李洋咬咬牙,顶着她吃人的目光,继续道:“就算今天你要开了我,我还是要继续说,老师,我知道你有优越的家世,但是我们好歹也是人,我们更是一个合格的韭菜,要是没有我们这些韭菜,你以为你们能辉煌到什么时候去?”


陆安愿挑眉,她觉得李洋倒是不错。


“该死!一个小小的保安也敢管起我的事情来了,你们,给我好好教训他!”


这个时候反转突然出现,老师身后的两个保镖还没动手,王益突然伸手给了李洋一拳头。


“砰”地一声!


李洋直接被打翻在地。


“李洋!我才是保安队长,我说了算!”


老师笑了起来:“就是这样,王益,你做的不错,等到时候我跟上面的人说几句,给你涨涨工资。”


王益点头哈腰地:“谢谢老师!您请,您请!”


老师双手环着,忽然。


“慢着!”


陆安愿语气森冷,周身布满着恐怖的气息。


老师扭头,嬉笑道:“安愿姐姐,我不过就是教训一个没有什么势力的普通人罢了,难道你也要多管闲事吗?”


陆安愿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在李洋想挣扎着要起来的时候,他的面前忽然多了一只手。


陆安愿的手很干净,纤细葱白。


李洋看向她,犹豫片刻后便抓住她的手,陆安愿把人拉起来。


李洋还在劝说着:“这位老师,本来不关你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参与进来,否则很有可能将你卷入其中。”


“你放心,今天有我在,我看谁敢欺负你。”


她的声音有着一股让人安心的魔力,李洋攥紧拳头,却是一直以一副保护的姿态站在陆安愿的身边。


“陆安愿,你别真把自己当个葱了,我叫你一声姐姐,不过是看在霆深哥哥的面子上,但你们已经离婚了,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不必要再对你恭恭敬敬的,我现在还很忙,没时间和你纠缠下去。”


老师的态度很差,楼上还有导演在等着自己,如果再去晚了,到时候取消资格,她可就什么也没有了。


她很看重今天的机会,说不定那些人能帮她站到娱乐圈最顶尖的位置。


她撇开他们就要往进去,忽然,她的手腕一挤,她拧起眉头,转身看到陆安愿淡漠如水的眸子,没有感情地声音响起:“你装逼装完了,是不是该我装一装了?”


“陆安愿你什么意思?我可是安家的大老师!你要是惹怒了我,你以为你傍上了陆家的人便了不起了吗?我告诉你,陆离连我们安家都比不上,何况我身后还有傅氏集团!”


“哦?老师好歹也是大家的千金,如今欺负一个普通人,这样恐怕有些说不过去吧。”


“在榕城,我就是所有人的天,我让人往东,他们就不敢往西,我让他们往西,他们也绝对不敢否决我一句,陆安愿,当初你没死在那场火灾之中,算你福大命大!”


一想到监狱的那场大火是如此凶猛,而陆安愿居然还留着一条命回来了,她心里想不通的很,脸上的神情都不禁扭曲。


而陆安愿的眼神微沉,道:“你怎么知道监狱的大火?老师,你……”


“我什么我,我告诉你陆安愿,你别想着乱给我扣帽子,说话可都要凭良心的,我可有霆深哥哥的孩子,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着他了。”


老师狠狠地想甩开她的手,结果却发现陆安愿的力气大的惊人,她居然动不了丝毫。


“陆安愿,你放开我!”


陆安愿勾了勾唇,抬眸淡淡地说道:“你觉得你很聪明吗?”


老师蹙眉,她怎么感觉她的话里有话?


下一秒,陆安愿拿起手机,低垂着脑袋随意的翻看了两眼,淡然的说道:“老师,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刚才你所说的一切,已经在我的手机里了。”


她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她趾高气昂地教训人的视频正在播放中。


老师脸色大变,伸手去抢!


“把手机给我!”


陆安愿向旁边微微一躲,便躲开了。


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的老师,道:“如果你想让我把视频删掉也可以,给李洋道歉。”


“你说什么?你让我给一个小小的安保道歉?”


老师像听到了今天的大笑话一样:“陆安愿,我劝你最好把东西给我,别忘了,今天你只有一个人,而我身后可有两个,再加上王益我们可有三个人。”


“哦?三个人吗?我看也是,毕竟站在我面前的并不是人。”


老师的脸都扭曲了,忽然抬手,眼看着一巴掌狠狠的打过去,陆安愿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住她的手,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


响亮的一个耳光,让在场所有人全部都愣住了。


老师是什么身份他们可都是知道的,而眼前的女人居然敢对她动手,难道是不想活了吗?


“陆安愿你居然敢打我!”


老师愣了会儿,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她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居然敢打自己。


可很快,她的脸上五指印泛着红,火辣辣的疼。


她拿起手机拨打一个号码,浑身都气的发抖:“陆安愿你给我等着!”


陆安愿气定神闲,而旁边的李洋忍不住的说道:“你赶紧走吧,她和上面的人有关系,如果到时候闹大了,对你肯定没有好处,剩下的责任我来担。”


李洋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家族势力,但他的心却很善良。


陆安愿看中了这份心思,所以拍了拍他的肩膀,很肯定的说道:“你放心,等真的有人来了,还不知道是谁滚蛋。”


偌大的影视公司门外,几个人的身影早就被别人看到了,还有不少的人偷偷的拍了下来。


很快,公司内就出现了十几个人朝着门口快速而来。


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穿的西装革履,看起来倒是挺正派。


“老张!”


老师看到他立刻扭捏着身子靠过去。


陆安愿眼底戏谑,看来某些人的绿帽子是在不知不觉中带了多少?


“谁!是谁居然敢在我心愿娱乐公司面前撒野?”


张祎伦声音低沉充满威严,身后还跟着十几个部门小弟。


老师就差没贴上去了,半个身子都在人家的身上挂着。


“老张,我今天过来,忘了带面试的邀请函,所以想让王益通融一下,结果倒好,这个疯女人居然在外面拦着我不说,还有旁边的这个小保安,居然也不让我进去。


你说说,今天可是面女一的角儿,万一我和女一擦肩而过了,这件事情该怪谁?”


她的语气充满埋怨,但是更多的是撒娇的意味。


张祎伦皱起眉头,盯着背对着他的陆安愿,不满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在我们公司门口闹事?”


“老张?张祎伦,我当时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居然会和一个有夫之妇的女人关系如此的好,要不要我再给你颁一个锦旗,说你广结好友啊!”


陆知晚声音充满一股寒气,张祎伦紧锁眉头,当陆知晚转过身来,他看清了面容之后,大惊:“陆老师,是你!”


标签: 老师的大兔子抖来抖去m 老师~的兔子好软水好多的水

{/if}

上一篇描写进入的那一刻感受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给吃了㫪药后妈妈会主动是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