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㖭上面一个下边啃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顶科网 140

一个㖭上面一个下边啃一般指的是三个人一起做那个事情的时候,一个人㖭女人的上面,一个人啃下边,感觉真的很爽的意思。

一个㖭上面一个下边啃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言晚睁开眼,就蒙了。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还有两人之间亲密无间的距离。


昨晚她不是睡在床边的么,怎么会和霍黎辰抱在一起?


而且还是她像个八爪鱼一样抱着人家……


她心虚的红了脸,趁着霍黎辰还没醒,小心翼翼的将手给抽回来。


可她刚要把手抽出来,这时,“叮叮叮”的闹钟声响了起来。


是她上班的闹铃。


言晚陡然一僵,动作生硬的朝着霍黎辰看去,顿时对上了那双刚刚睁开的眼睛。


他看着她,视线有一些刚刚醒来的迷离,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言晚心脏不受控制的漏跳了一拍。


接着,她连忙将自己的手给抽回来,赶紧翻身下床。


霍黎辰瞧着她慌慌张张的样子,薄唇微抿,似有一抹极浅的弧度。


“抱了我一晚上,就这样走了?”


言晚脸颊微红,“我不是故意的。”


“那是有意的?”


霍黎辰单手撑着脑袋,优雅闲适,别有意味的看着她。


言晚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平时睡觉也算老实,昨晚不知道怎么的,竟然会去抱着霍黎辰。


她尴尬的扭头就走,“我、我去洗漱了。”


慌慌张张的跑进浴室,言晚才发现了一个要命的问题。


她没衣服换了。


昨天的衣服上满是酒味,也还没洗,今天穿去上班是肯定不行的。


那她现在可怎么办?


言晚正纠结的手足无措的时候,浴室门外响起了小轮子滚动的声音,似乎在推着什么。


她好奇的将房门拉开一条缝,就看见两个年轻的女人推着一架子的衣服进了房间。


她们恭敬的对霍黎辰说道:“霍先生,这些都是当季最新款的衣服,要我们给你挂在更衣室吗?”


霍黎辰看了看浴室门,知道言晚要出来了。


他说道:“不用,出去吧。”


“是。”


两个女人规规矩矩的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她们一走,言晚连忙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着这一架子衣服,满是期盼的望着霍黎辰。


“霍先生,我可以借一件穿吗?明天就还给你。”


她是服装设计师,对市场上的服装更是敏锐,几乎是一眼,她就看了出来,这些衣服都是当下大牌的限量款,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霍黎辰语气很淡,像是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些都是给你买的。”


言晚呆住,心脏一阵不受控制的乱跳。


一同从别墅出门,言晚又不可避免的坐了霍黎辰的车来了公司。


快到公司的时候,她还是坚持提前下车。


“谢谢。”


站在车窗边,言晚礼貌的道谢。


看着她客气的模样,霍黎辰眸光暗了暗,这女人对他还是这样的态度。


不过,不着急。


他低声开口,“公司见。”


言晚诧异,上一次她下车之后,霍黎辰可是直接就走了,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现在这样也是个好趋势。


言晚心情愉悦,便朝着公司走去。


而这时,在她身后不远处,沈柏梅正一脸得意的拿着手机,里面拍了好几张言晚从兰博基尼上下来,还笑着和里面的人说话的照片。


“言晚,潜规则上司,我看你还有什么脸继续待在公司。”


沈柏梅看着言晚渐渐走远的背影,笑的无比恶毒。


言晚到了设计部,便看见一群女人正围在一起,热闹极了。


时不时还有开心的笑声传来。


言晚拉着一个同事问道:“你们围在一起干什么?有什么事吗?”


“你还不知道啊,我们公司刚来了一个小鲜肉,长得可帅气了,比那些海报上的明星还要俊,而且还特别幽默。”


同事满眼花痴的说着,还垫着脚尖想往人群里多看两眼。


言晚也好奇了,这新来的同时得长得多帅,才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她也想垫脚看看,这时,就听见人群里传来了男人清爽的声音。


“各位小姐姐,回头有空我们再继续聊哦,我现在要去报道了。”


围着他的女人们恋恋不舍,却还是分开一条道来。


男人原本是坐在椅子上的,这才站起身来,他足有一米八几的身高顿时高出众人一大截。


他的长相极为好看,五官立挺,薄唇多情而又不风流,嘴角扬着的笑容更是耀眼,让人在第一眼就对他有了很不错的印象。


他穿着一身休闲装,随意中又透着讲究,气质卓越。


男人穿过人群,径直的就走到了言晚的面前。


他的脸上扬着一抹好看的笑容,“你好,我是沐子亦。”


言晚看着他,觉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她还是礼貌的回答,“你好,有什么事吗?”


沐子亦朝着言晚伸出手,“我是你新来的助理,以后请多多关照。”


言晚微楞,没想到她的新助理竟然会是他,这么惹眼的一个男人。


而此刻,她也接收到了周围不少同事艳羡的目光。


言晚感到有些压力。


和沐子亦打了招呼之后,言晚就带着他来了自己的办公桌,给他安排了位置。


沐子亦把背包放在位置上,也没坐下,就从背包里翻出了一盒进口巧克力。


他递给言晚,“这是见面礼物。”


言晚看着这盒巧克力,有点蒙,她也是刚从新人上来的,不知道还有见面礼物这回事。


沐子亦以为言晚不好意思,就笑着将巧克力塞在了她的手里。


“这里每个人都有的,你放心收下,很好吃的。”


“谢谢。”


听到这话,言晚才安心的收下了。


随后,她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整理资料。


同时对沐子亦说道:“你先熟悉一下环境,我这里资料整理好了再拿给你看,对了,我之前也不知道你要来,你的简历给我一份。”


“好,早就准备好了。”


沐子亦坐在言晚的旁边,抬手就将简历递给了言晚。


言晚看到沐子亦的简历内容,隐隐约约的想起来了什么。


她稍稍有些激动,满是忐忑的看向他。


“你是沐子亦?”


听到言晚的话,沐子亦疑惑的看着她。


言晚顿了下,连忙继续说道:


“五年前A大的入校考试,你还记得吗?我出意外迟到了,不准参加考试,当时是你帮了我。”


要不是沐子亦,言晚就错过了进入A大的机会。


沐子亦并不感到意外,扬唇笑了笑。


“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


他其实见到言晚的第一眼就认出她了。


当年,她出了不大不小的车祸,身上还有伤,却连包扎都没有的就出现在了考场外。


她的这执着和热情,直到今天他还记忆犹新。


这话,等于是肯定了。


言晚欣喜极了,“考完试之后我想好好感谢你,可是怎么都没找到你。。”


“那之后我就做了交换生,去了欧洲。”


沐子亦眼光微暗,似乎不想再过多提这个话题了。


他继而笑着说道:“你现在补上也可以,下班了请我吃饭,怎样?”


“好啊。”


言晚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即使沐子亦不提,她也会主动说的。


沈柏梅拿着手机,满脸笑意的走进公司。


今天她的心情可以说是特别好了,这段时间以来压着的火气,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要爆发出来了。


“沈姐,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同事看到沈柏梅,热络的打招呼。


沈柏梅是资深设计师,在公司的身份地位都挺高的,时常身边也围着一群女人。


她扬了扬手机,“一件大八卦,你们都跟我到休息室来,我告诉你们。”


说着,沈柏梅恶意的朝着言晚的位置看了一眼,却看到那个帅气的男人时,愣了一下。


她疑惑的问道:“他是谁?”


“他是新来的同事,可惜是言晚的助理!”


女人说着,声音里满是羡慕嫉妒恨。


新来的助理?


沈柏梅眯了眯眼睛,她的眼睛毒辣,他们看起来有说有笑的样子,可不像是刚认识。


而互相有好感的两人,朝夕相处的工作,更是容易擦出火花来。


沈柏梅突然有了更好的想法。


言晚和沐子亦正聊着,总监许函走了过来。


“言晚,总裁让你去一趟办公室,他要看你的设计进展。”


她看着言晚,眼神有些莫名的复杂。


按照正常流程,言晚的设计进展只会交给她来看,一级级过审递上去,而总裁最多只会看梗概和最终成品。


可是总裁指明要看设计进展,还要设计师亲自拿过去的,可以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而且据说霍黎辰还特别特别的忙。


言晚倒是没有多想,她第一次独立完成作品,对设计部的规矩并不是特别的清楚。


她连忙整理资料,就去了总裁办公室。


“咚咚咚”


走到办公室门口,言晚礼貌的敲门。


门内,传来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进。”


言晚这才轻轻地推开门走进去,有些意外的看见霍黎辰并没有坐在办公桌后面处理公事,而是坐在会客沙发上。


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杯咖啡,一杯牛奶,还是一叠看起来很美味的甜品。


总裁的生活,还真是享受。


言晚心里感叹,还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了一旁,把手里的资料递给霍黎辰。


“先生,这是我这两天的初步设计。”


霍黎辰随意的接过去,顺便指了指身旁沙发的位置。


“坐。”


那个位置面前,正好放着那杯牛奶。


言晚微楞,难道这是给她准备的?


她只是来汇报工作的,却坐在这里蹭东西吃,怕是不太好吧。


于是,言晚规矩的站着没有动,“不用了,我站着就好。”


言晚想公私分明,霍黎辰却不给她这个机会。


他别有深意的看向她,“我会看很久的,你站着会影响我心情。”


言晚:“……”霍黎辰还有这样的怪癖?


她无话可说,只好坐了下来。


霍黎辰这才翻开了她的资料夹,语气很自然的说道:


“无聊的话,你可以吃点东西。”


原来是担心她无聊?言晚瞬间理解了霍黎辰的用意。


他看设计稿都要看很久的话,其他资料肯定也会看不少时间,那来汇报的人等的无聊,他准备个甜品小吃什么的,也在情理之中。


言晚瞬间心安理得了,拿起小勺子,开始吃这盘她看着就馋的甜品。


味道很好,是她最喜欢的口味。


言晚心满意足的吃完,霍黎辰也刚好看完了。


他拿着设计稿,若有所思。


“你画的时候,很拘束?”


言晚意外的看着霍黎辰,感到很惊讶。


她以为他会说出的会是这个稿子的问题,毛病,没想到,他却看出了她设计这个稿子时,最本质的状态。


她设计的时候,确实感到很拘束,甚至是局促。


因为这件衣服是为霍黎辰设计的,不管是颜值还是身材,他都太过完美,气质更是矜贵的让人仰望,以至于任何等次的衣服,都感觉配不上他。


霍黎辰将文件夹摊开,放在言晚的面前。


他的语气一本正经,“一个人,因为陌生才会觉得他神秘、高不可攀,言晚,我不介意你来了解我。”


特别定制的设计,在遇到瓶颈时,去深入了解雇主确实是最好最快捷的办法。


言晚心动了,“真的可以吗?”


“恩,设计出来之前,你可以一直跟着我。”


霍黎辰大方的给了她特权。


能随时跟着,观察他,确实不错,但言晚却莫名的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太对,似乎是掉进了别人挖好的坑里似的。


她还没想明白,就看见霍黎辰打了个电话。


“卫七,拿一套新的办公桌放进来,恩,言晚用。”


言晚惊呆了,连忙开口,“给我准备办公桌放在这里干什么?”


她又不是秘书,更不需要在这里工作啊。


“方便你了解我。”霍黎辰说的理所当然。


“可是……”


“你不想要这个机会?你对这个设计,并没有那么热忱和用心?”


看着男人质疑的视线,言晚顿时没了声音。


她要再说一个不字,那就是在总裁面前承认自己不够敬业了,那她这个工作还保得住么?


可想着要坐在霍黎辰的办公室工作,言晚就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卫七的办事效率非常的高,没过一会儿,就在这个办公室摆上了一副崭新的桌椅板凳。


还顺便把言晚放在设计部的一些工作资料给带了上来。


他礼貌的问道:“言小姐,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资料或者东西没,我给你去拿。”


看卫七这敬职敬业的样子,言晚都有点怀疑他到底是谁的助理了。


无奈的将资料接接过来,她终于认命了。


“没了,谢谢啊。”


“那我先出去了,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


卫七朝着言晚点了点头,这才走了出去,顺便把门给关上了。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言晚和霍黎辰。


而且这次情况还不一样,她不是来汇报工作的,莫名其妙的就要留在这里工作了。


言晚不太自在,“霍先生,我开始工作了。”


说着,言晚就走到了她的新办公桌上坐下,局促的乱翻着资料。


看起来认真,实际上心乱如麻,怎么都静不下来。


霍黎辰看着言晚不安的模样,眸光微微深了些。


她现在对他还是拘谨的。


只有这样,她才会慢慢习惯和他的相处。


“咚咚咚”


办公室外,响起了敲门声。


一直埋着头的言晚顿时抬起头来,扭头望着霍黎辰,眼里闪烁些微光。


“有人来找你,我先回避下?”


“不用。”


霍黎辰淡漠的话,干脆的拒绝了言晚。


房门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三个公司高层,他们看到办公室里突然多出来的一张桌子,都纷纷吃了一惊。


总裁办公室里安排一个秘书工作也是正常,可是偏偏,不正常的是言晚根本不是秘书。


什么时候设计师也会在总裁办公室工作了?


简直听都没听过。


言晚也觉得不太好意思,谁也不敢看,埋着头故作一本正经的看资料。


霍黎辰的目光从言晚身上扫过,嘴角微抿,心情似乎还不错。


他开口道:“有事就说。”


毕竟高层亲自来汇报的,也都是些比较机密、重要的内容,他们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开口说让言晚先出去避避。


可是总裁这句话一说,也就意味着,不需要。


几个人能做到高层,都是人精,大概也猜到了一些猫腻。


他们也不再多话,一个个都站的笔直,开始汇报。


霍黎辰坐在办公桌后面,处理着手里的事情,一面听着他们的汇报。


一心两用,仍旧有条不紊。


这个公司也是一线大公司,并不只是主营服装,所以很多内容言晚基本上是听不懂的。


她百无聊赖的听着,却突然听见了她非常感兴趣的话题。


其中一个高层说道:“奥维服装设计大赛的投资已经在进行中了,我们是这次最大的投资商,有三个直接参加半决赛的名额。”


奥维服装设计大赛三年举办一次,是全国性的大比赛,无数早已成名的设计师也会来参加、竞争的一个大舞台。


能在这个舞台上得到一定的名次,今后的设计师之路可以说开启了一条光明无限的通道。


这个舞台更是所有设计师必争之地,其中当然也包括言晚。


可是她之前没有资历,纯新人的身份连最初级的海选都没有资格参加的,她原本对这次的比赛都已经死了心。


可是现在……


公司有三个直接参加的名额,如果她能有机会得到一个。


“我们商量了一下,这三个比赛的名额,让公司有资历的设计师自己去竞争,应该是可以的。”


有资历的?


言晚顿时苦恼了,她虽然现在得到了设计总裁服装的资格,可是毕竟还没有设计出来,也没有成品,还不算是资历、更不算是她的成绩。


这个竞争赛,她还是没有资格参加。


霍黎辰不着痕迹的看了言晚一眼,就见到她一脸的沮丧。


他目光深了深,淡然开口。


“名额由我亲自定。”


“是,总裁。”


三个高层对这个决定也没有半点意见,毕竟霍黎辰才是最高决策人。


听到这话,言晚心里微动,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霍黎辰会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或许她可以争取看看。


这样想着,言晚就心心念念的盼着这三个人快点汇报完,快点走人了。


可是一来就是三个人,也就意味着,一个人汇报完了还有另一个人要继续讲。


言晚又听不懂,像是读书时候听老师讲课的天书一般,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霍黎辰很快就注意到了那个趴在桌子上的小脑袋,眼底掠过一抹清浅的笑意。


他扫了眼面前正讲的唾沫横飞的男人,低声命令。


“小声点。”


男人愣了一下,感到很不解,他都说了好半天了,一直都是这个音调啊。


虽然疑惑,他还是立刻压低了声音。


没过一会儿,霍黎辰让他们加快进度汇报完之后,就让他们都出去了。


他站起身来,走到了言晚的小桌子面前。


她昨天睡得晚,早上也起的早,现在就睡得很熟。


但她似乎睡得不是很舒服,脑袋时不时动一下,换个姿势。


脸颊上也趴上了印子。


霍黎辰抿了抿唇,伸出手,轻轻地将言晚给抱了起来,而后走进休息室,将她放在了里面的床上。


他弯下腰,牵着薄毯子给她盖上。


他的动作很自然,似乎理所应当的,可若是卫七在这里,又要惊呆了。


高贵如霍黎辰,什么时候给人盖过被子啊?


言晚这一觉睡得很好,很舒服,甚至还做了一个不错的梦,醒来的时候嘴角都是带着笑的。


但当她看清四周陌生的环境,却愕然的呆了。


这里是哪里?她怎么睡在这里的?


她连忙下了床,把小门拉开,就看见了熟悉的办公室,和办公桌前坐着的优雅男人。


听到动静,霍黎辰抬眼,看着她。


声音低沉的性感,“醒了?”


“恩。”


言晚脸颊微红,现在也明白了她是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又被霍黎辰抱去了休息室。


她不自在的就要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却不经意的看见了墙上挂着的大时钟。


已经超过下班时间半个小时了。


她顿时更不好意思了,有人上班像她这样的么,在公司BOSS面前,一觉睡到下班的。


她尴尬的收拾自己的东西,“那……我先下班了。”


没脸呆了,赶紧跑吧。


见着言晚匆匆跑掉的背影,霍黎辰眼底掠过一抹浅浅的笑意。


{/if}

上一篇铜铜铜铜铜铜铜铜好疼好多水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男生在车里㖭女生的小兔兔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