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轮换c一个人的做那个事情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顶科网 143

四个人轮换c一个人的做那个事情一边指的是四个人和一个人做那个事情,感觉真的会很爽的意思。

四个人轮换c一个人的做那个事情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宁展颜有些恍惚,发抖的手贴在平躺的肚子上。


这里面,有个小生命……是她和九爷的孩子?!


意外、无措、震惊之后,一股巨大的狂喜将她吞没。


“你还只有十八岁啊!”女医生翻了宁展颜的资料,劝她道,“这孩子你要是不想留……”


“不!我要留下它!”宁展颜捂住肚子,激动地反驳。


今天九爷就会出差回来,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呵……”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女人的冷笑声,“留下它?你有什么资格留下九爷的孩子?”


这声音是……


宁展颜一抬头,就对上一双冰冷凶狠的眸子。


来人是白念之。


虽然九爷从没有承认过什么,但外界一直在传他们的绯闻,说她是九爷地下女友。


面对她强大的气场,宁展颜有几分心虚,但她还是梗着脖子道:“九爷说了,他会对我负责的!”


十八岁生日那一天,烂醉的乔苍拽着她,相拥在大床上……


那一晚,男人就像凶猛的狼,拽着她要了一次又一次。


很痛,却也很甜蜜。


她爱乔苍,从十四岁便开始埋下了种子……


最后,他吻着她的额,说“乖女孩,我会负责的”。


乔家九爷,向来一言九鼎。


他说他会负责,就一定会对她负责!


“呵,负责?九爷跟我说过了,那晚他就是喝醉了,把你当成我,才会一时乱性!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睡完你,就立刻出差?还不是嫌你恶心!”


白念之恶狠狠地说着,扬起手,把一张验孕单扇在了宁展颜的脸上。


“你看清楚,我肚子里怀的才是乔苍的孩子,是以后乔家的继承人!你肚子里那个算什么东西?只是个见不得光的野种而已!”


白念之也怀孕了?


宁展颜死死盯着滑落在眼前的那一纸薄薄的验孕单,只觉得浑身发冷。


白念之很满意宁展颜的反应,她轻拍着女孩血色尽失的脸,仿佛涂着信子的毒蛇,每个字都啐着剧毒,往宁展颜耳朵里钻。


“九爷当初可怜你,把你捡回来好心养了四年。你不知恩图报就算了,居然还敢发浪浪到他的床上去!”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下贱东西,也配怀上九爷的孩子?”


“来人,把她拉去打胎!”


宁展颜一颤,紧紧护住自己的小腹:“不……我不打胎!这是九爷的孩子,谁都不准动他!”


“九爷的孩子?呵,你还真够不要脸的。”


门外的男人走进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宁展颜,仿佛在看一个肮脏的垃圾。


“这个野种是九爷污点!九爷下令要做掉它!”


宁展颜瞳孔一缩。


她认得这张脸,她曾在乔苍身边见过他一次。


他是……乔苍的人?


乔苍要做掉她的孩子??


宁展颜浑身的血液仿佛在瞬间凝固。


“不可能!不可能的!!九爷不知道孩子……”


“医院都是九爷名下的资产,你有什么能瞒过他?”男人嘲讽冷笑道,“九爷可不稀罕你肚子里这个野种!想少吃点苦,就给我识相点!”


男人伸手抓住宁展颜的胳膊,拖着她往手术室去。


“我不打胎!除非九爷亲口对我说!否则,谁也不能动我的孩子!”


护犊情切,宁展颜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爆发力,狠狠咬上男人的手,在他吃痛之际奋力逃脱。


“抓住她!”白念之咬牙切齿地道。


她一定要在九爷回来前,处理掉这个孽种!


风声在耳边呼啸,宁展颜疯了一般地往楼下跑。


十四岁那一年,她父亲为了娶小三进门,不惜抛妻弃子,把她和母亲,连同重病的弟弟一块赶出家门。


在离开的路上,他们遇到了一起车祸。


弟弟当场殒命,母亲虽然被抢救回来了,却成了植物人……


那时候宁展颜只有十四岁,无家可归,无处可去,更负担不起母亲的医药费。


她被悲伤和绝望逼到了绝境,无助地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像一条无人问津的流浪狗。


乔苍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他就像一束光,照进了她混沌黑暗的世界。


外人都说乔家九爷是惹不起的阎王爷,多看一眼眼珠子恐怕都会被挖掉。


可传言中那样凶残嗜血,不近人情的男人,却会在兴致来了的时候为她下厨做饭,教她弹琴,检查她的作业。


甚至打雷暴雨的夜晚,他会纵容允许她爬上他的床,在她高烧不退的时候整夜整夜守着她……


九爷对她这么好,绝对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她!


他们一定在骗她!


“啊!”


一步踏空,宁展颜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下去。


身上火辣辣的疼,脚腕也很疼。


身后追赶的男人不断逼近,宁展颜咬牙爬起来,一瘸一拐地不停歇的奔跑、奔跑……


她一定要守护住孩子,等着九爷回来!


“站住!小贱人,你给我站住!”


身后的谩骂声越来越近,远远地,她看到一个挺阔的身影,迈步朝这里走来。


是九爷,是九爷回来了!


宁展颜喜极而泣,奋力朝他奔去……


“孩子打掉没?”


绝处逢生的宁展颜,还没开口,男人冰冷的一句话彻底把她打入深渊。


“九爷,你要打掉我的孩子?”


宁展颜浑身僵住,不可置信地后退了一步。


他真的要打掉他们的孩子……


乔苍冷冷地盯着眼前震惊的女孩。


为了早点回来陪她,他在国外不眠不休加班,结果一下飞机得到的就是她怀孕的消息。


他娇养了四年的女孩,竟然就这么轻贱地上了别的男人的床,还怀上不知名的野种!


一路压抑的躁怒,在看到她下意识护住小腹的那一刹,彻底失控了。


“阿宁,我养了你四年,也改不了你骨子里的自轻自贱。”凉薄的嗓音字字珠心。


自轻自贱?


宁展颜瞳孔深处震颤,有什么东西轰然坍塌了。


她那么郑重地把自己交给他,换来的,却是他一句自轻自贱?


“把孩子打了!”


男人说着就去拉她。


她还年轻,他会封锁一切消息,不让这件事传出去。


“我不!”宁展颜甩开他的手躲避,强压着濒临崩溃的情绪,浑身发抖。


乔苍周身一瞬间爆发出冷意:“未婚先孕,你还要不要脸!”


“这个孩子,是我的!想打掉他,除非我死!”


宁展颜一把推开他,朝一旁还未熄火的车子奔去。


“阿宁!”


“九爷……”


这时,白念之小跑着过来,声音满是娇弱。


她一把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拥住他,道:“九爷,我怀了你的孩子……”


透过后视镜,从宁展颜的角度,只看到那对璧人紧紧相拥的身影。


女人诉说着怀孕的喜悦,男人满身的呵护……


白念之的孩子是宝,她的孩子就是只配与垃圾为伍的野种吗?


宁展颜的心仿佛被凌迟般,刀刀见血……


她关上车门,一脚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阿宁!”


男人一把推开白念之,上车追她而去。


宁展颜紧紧握着方向盘。


此时她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了,满心满眼只想逃离这里,逃离那个魔鬼!


既然他不要他们的孩子,那她要!


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只是可怜她的孩子,她珍重无比的孩子,还未出生,便被他的父亲这么残忍地对待……


忽然,一辆大货车出现在她的前方,朝着她直直驶来。


等宁展颜察觉到不对打紧方向盘躲避的时候,为时已晚。


“砰”一声巨响,车子被猛地撞飞,失重感侵袭而来。


车子在地上翻转了几圈,才停下来。


宁展颜被头朝下地压在车里动弹不得,鲜红的血液迷糊了她的双眸……


一双皮鞋出现在她眼前,她费力地仰头,又见到了那个抓她打胎的男人。


男人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拿出油桶泼向车子。


浓浓的汽油味扑鼻而来。


意识到她要做什么,宁展颜爆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你要干什么!”


“救命!九爷救我!”


染血的双手死死抠着车窗,努力往外爬。


但是男人一脚把她踹回去,擦燃打火机,残忍一笑:“九爷说,乔家只会有一个嫡孙,那就是白小姐肚里的孩子。既然处理不掉你肚子里的野种,只能连你一起处理了,否则白小姐会不开心的。”


宁展颜的瞳孔狠狠一震,心脏顿时疼得揪成一团。


处理?


像垃圾那样的处理吗?


为了白念之,九爷竟然要处理掉她?


“哈哈哈……”


哀莫大于心死,绝望到极致,宁展颜反而笑出声来。


如果那个想做掉孩子,想做掉自己的人是乔苍……那她的抵抗和坚持,又有什么意义?


宁展颜一点点收了力,不再挣扎。


“下辈子学聪明点,别妄想勾搭你高攀不起的人。”


打火机落地,火焰冲天而起。


熊熊大火一寸一寸爬向头破血流的宁展颜。


在濒死之际,她好像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个滂沱的雨夜,看见了那个伶仃清冷又绝望的小姑娘,蹲在阴暗的角落……


然后,有一束光出现了。


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影逆着光走近她,宛若从天而降的神,朝她伸出手,问她:‘愿不愿意跟我回家?’


宁展颜缓缓闭上了眼睛,一行泪水从眼角滑落。


她从前很少哭,也很少开怀的笑。


可后来,她喜欢上一个叫乔苍的男人,尝到了这世间极致的甜蜜与痛苦……太疼太苦了。


如果有来生,乔苍,我一定不要再遇见你!


医院太平间,惨白的灯光照耀在裹着白布的女尸上。


焦腐的气息裹杂着渗入骨髓的汽油味,令人窒息作呕。


而乔苍就这么直直地站着,静默凝视着尸体,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九爷,检查结果出来了。”


这时候,助理徐熠推门进来,有些不忍地看了眼台上的女尸。


“这具女尸的确已经有一个月的身孕……”


他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被烧死的,就是宁展颜。


一直沉默的乔苍,终于开口,“去医院,提取阿宁母亲的DNA,再跟尸体做个比对。”


“是。”


然而,徐熠却扑了个空。


已经成了植物人的阮欣兰却像人间蒸发了般,无缘无故的失踪了。


乔苍亲自来了一趟,看着空荡荡的病床,锋利如刀的唇角牵起一抹冰冷刺骨的笑意。


床头柜上摆着母女二人的合照,他的小姑娘笑得那样甜美。


削薄的指尖触碰过女孩的笑颜,乔苍眸光幽沉,是令人心悸的执念。


他哑声缓缓道,“阿宁,这次,你玩过火了。”


……


六年后。


夜色深凉如水。


乔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乔苍一袭黑色西服,正坐在办公椅上,听欧洲各个分部理事做业务汇报。


那张俊美惊人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只是深眸底下,拓着一层淡淡的青黑。


是长时间休息不足留下的痕迹。


“邵先生,九爷正在开会,您稍等一会儿吧……”门外的徐熠一把拦住横冲直撞的邵其轩。


“等不了,我的事比他那破会重要!”邵其轩看上去很着急,气都没喘匀,他一把拨开徐熠,直接冲了进去,“九哥,我……”


乔苍不悦地扫了他一眼:“出去!”


邵其轩却不肯,他顶着乔苍能把人冻死的目光,走上前,把手里的杂志摊开在他眼前。


“九哥,你必须得看看这个!”


乔苍垂眸扫了眼,只见摊开的那一页上标题醒目——【天降神童!极客网络巅峰赛迎来史上最小冠军】。


他微微皱眉:“你什么时候对计算机这么感兴趣了?”


邵其轩有点抓狂:“谁对计算机感兴趣!重点是这张照片!你看这个小孩儿,是不是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他手指戳着底下的冠军照片,上面是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拿着冠军奖杯,看向镜头,稚嫩的脸上超乎年龄的淡定。


乔苍看清这小男孩的样子,神色瞬间沉下去。


那张脸,活脱脱就是一个小版的自己!


“查到他的信息了吗?”


自从宁展颜人间蒸发后以后,乔苍的性子愈发冷淡,不是喜怒无常,是压根没有情绪。


以至于邵其轩常常会生出,九哥究竟是不是人类的念头。


今天,他总算看见了有人类情绪的乔苍。


“我已经查过了。”邵其轩有些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说道,“除了能肯定,这小孩报名用的地域网址在B国,风尚时装总部。其它的,什么都查不出来。”


“名字知道吗?”


邵其轩无奈地表示:“网络大赛的参赛选手用的都是代号。”


乔苍沉声吩咐:“徐熠,替我订最近的航班去B国。”


“是。”


邵其轩倒是没想到乔苍会这么上心,居然想亲自跑一趟。


毕竟目前工作行程已经安排到了年后。


邵其轩怕最后是场乌龙,开口建议道:“九哥,这个小男孩只是碰巧跟你长得像而已,要不,你先安排手下人去一趟确认清楚,你再亲自过去也不迟。”


乔苍摩挲着照片上小男孩和自己酷似的小脸,目光却仿佛透过他,看向了更深处。


标签: 四个人轮换c一个人的

{/if}

上一篇用电动牙刷放在mm位置作文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3个人玩3q感详细经过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