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个题就往阴里装一支笔文章描写的什么意思

顶科网 134

错一个题就往阴里装一支笔文章描写只要我做出一道题,学长就往阴里装一支笔的意思,感觉真的很刺激的。

错一个题就往阴里装一支笔文章描写的什么意思

韩老太太笑眯眯的拉着墨斯擎坐在自己的另一边,“阿擎,你从实招来……好端端的怎么就退役了呢?什么时候带孩子妈出来让我们看看呀?”


见墨斯擎没有什么反应,她又打趣,“奶奶可是个跟得上时代潮流的老人,网上关于你的八卦新闻我都看到了,奶奶和广大网友一样好奇,都很想知道你孩子妈到底是谁!”


说完看向对面沙发的墨老爷子,“是吧老墨,我相信老墨更想知道。”


墨老爷子尬笑,脸色有些不悦,“我们阿擎哪方面都好,就是太有主见了,做什么都没和我们商量下,当年突然抱一对龙凤胎回来,我也是很懵。”


虽然小叮珰和小璟很可爱,特别小璟,好好培养,将来一定和阿擎一样优秀。


可她们的母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一点信息都没有。


孙儿自小就独立果断,越是长大越是不受管控了,他最早的计划是希望孙儿娶总统千金的。


在上流社会,权力与权力之间的牵绊,互利互为,联婚带来的巨大好处,是没人会拒绝的。


他就怕孙儿带回孩子是一个预谋,就是为了推掉联婚。


韩祁帧侧眸看向墨斯擎,目光愈发探究。


不禁想起在酒店那一幕。


会是哪个女人?


他也被勾起了巨大的好奇心。


韩老太太见墨斯擎一点都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眉头一皱,故作严肃道,“阿擎,有什么说不得的?”


墨斯擎眼底笑意不明,眼角余光睨向韩祁帧的目光缓缓转了回来。


在韩老太太期待的目光下,漫不经心的回应了,“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带她回来。”


“这么神秘的吗?”韩老太太得不到答案,忍不住吐槽了。


墨斯擎剑眉微瞥,显然是不喜欢被过多追问,他站了起来,“我进去看看他们。”


他这句话听起来就是进去看看儿子和女儿。


但他真正要看的,只有自己知道。


韩祁帧看着墨斯擎进去厨房的背影,心底竟来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总感觉到墨斯擎在挑衅。


他到底在挑衅什么?


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再次起身离开。


韩老太太看他一眼,只能无声的叹息。


相比客厅的热闹,厨房里很安静。


林雅杏见佣人好像有些不舒服,让她先去休息下。


她想要从头顶的储物柜里拿个碟子,奈何太高,她踮起脚尖举起手,就是够不着。


还差一点点。


佣人出去到门口,与进来的墨斯擎打了个碰面,礼貌的点头打了个招呼。


林雅杏忽然感觉到身后一股浓烈的男性气息袭来。


瞬间警觉起来,身形一僵。


男人厚实的身躯已经立在她的身后,靠得很近。


她现在看到他就怕,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心虚。


扭头看他,他已经拿出了碟子,微微往后退开半步,将碟子递给她。


这么自然,这么从容,好像在房间衣柜里他不曾强吻过她。


她有种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窘迫与尴尬,迟疑了下,才别扭的接过碟子。


这时,她绑着的头发,忽然松散开来了。


她双手因为搓面团沾了不少面粉,想要接住掉落的发圈绑住,却又有些下不去手。


纠结间,墨斯擎已经帮她绑了起来。


他一手拿着发圈,一手抓起她散落的发丝,动作有些笨拙,却很轻巧,生怕会弄乱她的头发,平时冷酷的眉眼忽然间竟柔和了许多。


他如此自然又理所当然的做着这个举动。


好像,他才是她的丈夫一样。


墨斯擎见女人的脸上沾了些面粉,拇指轻轻划过,替她抹掉了。


林雅杏愣了下,心又开始跳得快了,好像魔怔了,都忘了要退开。


看着男人那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指,明明那么好看,难以想象当时他会那样,脑海里嗡的一声炸开。不禁又想到在房间衣柜里和他的画面。


隐隐约约的听到厨房外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


她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慌乱又局促的退到一边继续搓着面团。


墨斯擎挪动半步,拉开了些距离。视线往后一睨,看到是自家爷爷。


墨老爷子进来,看着厨房里的两大两小,看起来竟然有种像一家四口的感觉。


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小叮珰,小璟,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回去了,下次再带你们来玩。”


说着,过去拉起了小叮珰,见她手沾着百分有些脏,给她擦了擦。


小叮珰抬头看着林雅杏,眼中满是不舍。


但是太爷爷的话不得不听,她只得说道,“阿杏姐姐,下次再教我噢!”


林雅杏微笑着点头,“嗯。”


其实她也很不舍得。


虽然和小叮珰相处的时间很短,但就是有种天生的亲近。


或许是因为小叮珰太招人喜欢了。


她跟着出去,目送几人上车。


上车前,小叮珰和小璟都礼貌热情的对着她和韩老太太挥手。


韩老太太越看越喜欢,就更羡慕,“小叮珰这小家伙真是太可爱了。”


把接完电话过来的韩祁帧拉过来,拉起她的手,将她和韩祁帧的手交握在一起,“奶奶也不敢奢望太多,临死前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你们也能生个像小叮珰或者小璟那样可爱的孩子。”


林雅杏和韩祁帧互看一眼,皆是有些不自然,各自想抽回手。


韩老太太握紧不让。


是时候施加点压力给两个孩子了。


严肃的一瞪,“听到没有?”


林雅杏看着韩老太太那副急切的模样,心中沉重又愧疚。


以前她很想为韩祁帧生孩子,可现在,一点都不想了。


她现在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


可不想韩奶奶太过失望,敷衍的点了点头,应了句,“嗯,奶奶,我们会努力的。”


上了车坐在后座的墨斯擎,关上车门时,低眉看一眼过去,看到两人交握在一起久久没有松开的手,眼神又变得阴鸷了。


砰的关上车门。


隔着车窗,意识到韩祁帧看向他的目光还带着探究。


他冷漠的脸在幽暗的车内显得更阴沉,微勾了勾嘴角,打了个电话,“昨晚酒店关于我的监控消除掉。”


挂了电话,看司机扭头愣愣的看着他,冷眸一凝,“想留在韩家?”


司机摇摇头赶紧端正身,发动车子开走。


两边的小叮珰和小璟互看一眼,不知道自家爹地在生什么气。


见自家爹地拿起文件看,都懂事的没问出来。


墨老爷子自己坐一辆车里,保镖送他回去。


看着渐渐远去的车子,林雅杏收回了目光。


韩祁帧见她好像有些依依不舍,眼神阴鸷了几分。


冷着脸抽回手,“奶奶,我先回公司。”


他也上了车,车子如风般开走了。


“唉……阿帧他什么时候能懂事一点啊!”韩老太太忧愁道。


见林海茵跟着李秀英还不舍得离开,冷笑一声,下逐客令,“林二小姐,你还打算赖到什么时候?”


李秀英为林海茵说话,“妈,不要这样说,是我邀请海茵来的。”


林海茵笑笑,掩饰尴尬和难堪,韩祁帧都走了,她也没留下来的必要了。


拍了下李秀英的手,“英姨,我晚上还有个同学聚会,得走了。”


李秀英亲自送她上车目送她离开。


丝毫不顾及林雅杏这个儿媳妇的感受。


林雅杏冷笑,巨大的偏差多少让她不舒服。


林海茵的话提醒了她,前些天班长也邀请了她参加同学聚会。


一想到去参加又看到林海茵,就膈应,准备发个信息给班长回绝,唐小梦却开车来找她了。


唐小梦已经打扮好,穿上新买的碎花裙,见她穿着也不错,直接拉起她,“杏儿,班长已经在老地方等我们了,我们赶紧去吧。”


林雅杏看唐小梦那么想去,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回绝,韩奶奶也让她去,她就跟着去了。


聚会地点在一间ktv包间。


去到的时候,同学们基本都到齐了。


林海茵坐在沙发中间,众星捧月般被一堆男同学围着。


她觉得无比讽刺,眼不见为净,借口去了洗手间。


洗了个手,转身看到林海茵开门进来。


她冷冷的看着她,想要看看她要做什么。


林海茵双手抱臂,懒洋洋的看着她,挑衅的笑道,“林雅杏,知道吗?在韩家的时候,我和阿帧在你们的婚房里,他抱着我,让我很快乐……”


理所当然的说着败坏道德的话,非但没有避讳,还将在韩家的情况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


不给林雅杏回话的机会,凑过去,附在林雅杏耳边缓缓的说道,“你知道阿帧最喜欢什么姿势吗?”


媚意横生的点了点自己的红唇,“他喜欢我用这里,他每次都很舒服,你会吗?”


林雅杏一下就被激怒了,抬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林海茵的脸上。


因为愤怒,手都在发抖。


她气得失去了理智,用了很大的力气,几乎使尽了全身的力量,林海茵的脸被打偏,额头还撞到了墙上。


撞得脑袋一阵泛晕,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一个十分显眼的巴掌印。大大的影响了美观。


杀人般的目光扫向林雅杏。


却没有急着还手,充满算计的笑了。


相比自己还手,她更喜欢同学们帮她还手。


林雅杏有些意外林海茵不还手,但见她那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以她那卑劣的作风,不知要使用什么阴险诡计报复她。


“果然有什么妈就生出什么女儿,你比你那个小三妈更贱。”


她冷然一笑,对这对没有道德观念的小三母女鄙夷到了极点,“小三就是小三,就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终有一天,你和你妈都会遭报应的。”


小三是这个世界最可恶的存在,她们理所当然的抢夺着属于别人的幸福。


在母亲怀着她的时候,父亲和林海茵的母亲勾搭上了,半年后在母亲生下她时,林海茵的母亲大着肚子公然跟着父亲进入林家逼婚。


可恨的是,林海茵的母亲买通媒体,颠倒黑白,把她的母亲写成了十恶不赦的小三。


母亲背受莫须有的小三罪名,被网络暴力,被身边不知情的人指指点点。


在她十岁的时候,母亲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当着她的面跳楼死了。


母亲就那样当着她的面跳下去,她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反应快些拉住母亲。


可想死的人,怎么都留不住。


每次午夜梦回,她都会梦到母亲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的样子。


母亲真的太傻了。


都是因为林海茵的母亲。


是她逼死了母亲。


不该死的死了,而该死的却耀武扬威活得风生水起。


如今,小三的女儿又是如此对她。


她真的好恨。


如果杀人不犯法,她真想杀了她们母女。


林海茵也不生气,“那又怎样?我就喜欢你这个明明想杀我却杀不掉我的样子,如果你妈真的有足够的魅力留住爸,爸还会出轨我妈吗?”


不屑的挑眉笑了,属于小三满满的胜利感,潋滟的斜视林雅杏一眼,“说到底,就是你妈蠢,不懂怎么给爸新鲜感,爸怎么可能会不厌恶呢?”


如此毁三观的言论,林雅杏不想再和林海茵争辩下去,打开门出去。


林海茵跟上,继续在她耳边挑衅,“林雅杏,你说那些男同学看到我脸上被打得这么严重,会怎么维护我呢?”


林雅杏愤愤的咬牙。


林海茵和她那小三妈一样,最擅长的就是演戏,在女人面前恶毒,在男人面前装柔弱博取同情。


果然。


一回到包间里,沙发上玩闹的那些男同学看到林海茵脸上的巴掌印,在灯光下都那么明显。


标签: 错一个题就往阴里装一支笔文章

{/if}

上一篇女方输了任男方处置清清1000字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过来趴好自己选小玩具作文是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