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汁多肉的高H黄文短篇 滚床单又黄又肉细节描写

顶科网 20

28岁的江晨宇,事业有成,容貌俊美,

他是东国经济之王,掌握着无数的经济命脉。

那么多人怯懦的对象,现在变成了她的新郎,

他年轻却有力量,冷峻的神情让人直面他不自觉的紧张。

此刻,婚礼现场,他仿佛出差归来,不顾一切地来结婚。

婚姻成了他的交易。

看来他对这段婚姻并不满意。

既然如此,就大获成功。

想到这里,顾暖暖嘴角上扬,

父亲将手递给江晨宇的时候,顾暖暖紧张的指尖冰凉,触到江晨宇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他掌心的温暖,顾暖暖下意识的想要收回她的手。

江尘眼眸和手都快,连忙合上手掌,死死抓住了顾暖暖想要退开的手。

两人面对面,

江晨宇扫过她的脸庞,目光扫过顾暖暖如小鹿般惊恐的眼眸,深潭般无声的眸子不自觉的掀起波澜。

片刻,他转过脸去,不再看她。

感受着顾暖暖指尖传来的温度,江晨宇下意识的自嘲一笑:他真的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吃草老牛了。

谁也不知道此时准新娘的某人正处于分神状态,

以至于当牧师问:“新娘,你想让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丈夫并嫁给他吗?无论是疾病还是健康,或者其他任何原因,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受他,成为永远忠于他,坚持到生命的尽头?”

话音落下,大厅里却没有人回应。

顾暖暖的心脏上下跳动,离她最近的江晨宇看到她的胸口起伏很大,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呼吸。

江晨宇提醒,“回答。”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带着磁力,顾暖暖不自觉的把花束捏得紧紧的。

顾暖暖抬起头,眨了眨眼,满是疑惑。

江晨宇等了又等,顾暖暖却说“我愿意”。

感受着场上的一些波动,拉着顾暖暖的大手不由得收紧了。

江晨宇忍不住转头看着紧张得耳鸣的小老婆。

江晨宇眯了眯眼,如果这个小老婆在婚礼上敢打江家的脸,那顾家可不想活了。

可他的目光,却是忍不住的对上了顾暖暖的眼睛,清澈的眸子,依旧让江晨宇愣了一下。

江晨宇立即伸出一只备用的手,假装捡起顾暖暖掉下来的一缕头发。在外人眼里,这种姿态是亲密无间的。

不过,两人却保持着绝对疏远的姿势,在顾暖暖耳边威胁着每一个字:“再失神,江家就输了,顾家也不会好过。”

这话像是喝在了头上,让顾暖暖的心沉到了谷底。

是的,这本来就是一场交易的婚礼~

顾暖暖自嘲一笑,这一次,江晨宇的眼神更加平静。

他在江晨宇耳边低语:“我会的,谢谢你提醒我。”

温热的气息从女孩的嘴里传到江晨宇的耳边,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让江晨宇的喉结动了起来,黑眸骤然沉了下去。

他的耳尖不由自主地动了动,然后点了点头,抬头看着神父,

神父接过江辰宇的目光,立即笑着问道,“新娘,你愿意和这个男人……走到最后吗?”

“我愿意。”顾暖暖这一次响亮的回答,点头如蒜泥。

她一开口,姜老和顾家悬着的心就落了下来。

神父又问新郎:“新郎,你愿意……到生命的尽头吗?”

“我会。”

他的声音声音在顾暖暖的耳边就像一块石头。

顾暖暖忍不住又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不管是不是交易,这个男人将来都是她的丈夫。

“……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

在场的人报以热烈的掌声。

听到掌声,顾暖暖为了缓解尴尬,主动问江晨宇,“换戒指的时候要鼓掌吗?”

江晨宇没有理会她,只是粗鲁的拽着她的手,将戒指塞进了她的无名指里。

顾暖暖对他印象不好,粗鲁,

轮到顾暖暖递给他的时候,她还故意用蛮力把戒指戴在了他的左手无名指上。

疼痛让江晨宇看向怀恨在心的小妻子。

嗯,她很年轻,而且很记仇。

顾暖暖还想骂江晨宇,忽然又对上了他的目光,他的眼神有些晦暗,正看着她,顾暖暖心里烦躁。

她误以为江晨宇这个小眼睛的男人,是因为刚才给他戴上戒指的时候,她对他太狠了,这个男人报了仇。

嗯,这也是个记仇的人,

某天,结婚。

当晚,顾暖暖跟着蒋家来到了蒋家的老宅。

想到今晚是新婚之夜,顾暖暖无耻的闭上了眼睛,紧张的咬了咬唇,“今晚怎么办?”

婚房的门被推开,她紧张的睁开眼睛,迅速从床尾站了起来。

看到男人进来,她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一想到她可能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她就起了鸡皮疙瘩。

江晨宇朝房子走去,朝着顾暖暖走去。

"

“你到底是怎么说服他的?”

江晨宇的眼中满是无情,看向了自己的面前。姑娘,因为急于得到父亲手里的资料,来不及多想,就匆匆答应了结婚。

可是想嫁给江家的人那么多,眼前这个长相不好看的姑娘,是怎么说服这个倔强的老爷子嫁给他的?

顾暖暖一愣,“你说这话没头没尾,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江晨宇自言自语:“不要贪不属于你的东西,顾暖暖,不要以为嫁到江家就能安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反。 "

顾暖暖这回明白了。他怀疑是他用阴谋来说服姜老嫁给他。

为了消除两人的误会,顾暖暖解释道:“江晨宇,你也是被逼的吗?其实我也是。”

多汁多肉的高H黄文短篇 滚床单又黄又肉细节描写

江晨宇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今天顾家至少承接了十五个项目,你告诉我你是被逼的?”

他的语气,直接让顾暖暖热了起来。

她好心解释,但不被相信。 “江晨宇,你这是在嘲讽我爸为了荣耀出卖女儿吗?我告诉你,要不是你爸逼我,我爸就算饿死也不会把我嫁给你家的。”

“好,那我看看顾家‘饿死’会不会来蒋家求救。”

江晨宇拿出手机,对助理吩咐道,“收下顾家。”

“会长,哪个古老的世家?”

“我婆家。”江晨宇看着顾暖暖这样说道。

顾暖暖想在新婚之夜上去揍江晨宇。

她气呼呼的吐了口气,一副焦急的脾气,“江晨宇,你是商帝。”

“你……”

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居然说脏话。

顾暖暖穿着晚礼服跑出婚房,跑到门外,一把拽住一个佣人问道:“江先生呢?”

” 她的动作把仆人吓了一跳,“卧房。

她又问; “那个老蒋卧室在哪里? "

女仆指了指一个方向。

这时,一个女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顾暖暖从年纪和衣着就知道,她是江晨宇的大嫂,市长夫人魏爱华。

魏爱华对佣人道:“你先下去。”

仆人弯身离开。

顾暖暖看着魏爱华,“嫂子”两个字,她实在是说不出口。这个女人比她妈妈大三岁。

魏爱华上前,上下打量着顾暖暖,“找爸爸干什么?”

“他没有做他答应我的事。”

魏爱华看了一眼后来出来的江晨宇,目光在夫妻之间转来转去,“新婚之夜我没有在房间里待着,就跑出去了,怕别人不认识你。”

魏爱华严厉批评了顾暖暖顺,也批评了江晨宇。

江晨宇:“嫂子,不关你的事,”

魏爱华被江尘噎住了。她脸色不好看,生气地离开了。

顾暖暖朝着刚才佣人指的方向走去。

只见江老家门口的管家,管家也看到了顾暖暖和江晨宇,“二少爷,二小姐,你们不是应该在婚房里吗,怎么来了?”

顾暖暖说:“我想见江先生,但他的话什么都不是。”

“师父睡着了,明天再说吧。”

就在这时,房间里传来一个声音,“管家,让他们先去书房吧。”

五分钟后,姜老穿着外套出现在书房里,两人还坐在沙发上。

顾暖暖撅着嘴生气,江晨宇却看着生气的她。他眯了眯眼,不知道为什么她得知自己要买下顾家后,先来找她父亲。

“关我什么事?”

顾暖暖起身走到江老面前,“江老,你答应过我,江家绝对不会攻击顾家的。”

姜老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从容不迫的男人。知道了二儿子的性格,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你先出去,我去跟陈宇说。”

顾暖暖来的时候,她也没说什么,就让她先走了。

她倒不是恶心,而是关乎她的家人,她不想做出不必要的牺牲。

嫁入江家,公司被收购。

不嫁进蒋家,公司就要破产了。

“江长老,你说的做不到,那我答应的也做不到。”

“出去。”姜老生气了。

顾暖暖握紧了拳头,转身就要出去。

书房里,姜老对二儿子说:“撤令,不要动顾家。”

“老头,你到底让她用什么?”江晨宇问道。

老江:“江晨宇,你别让我再说第二遍,让我知道你是针对顾家的,别担心我。”

标签: 多汁多肉的高H黄文短篇 滚床单又黄又肉细节描写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